欢迎访问:大香蕉狼人伊人75欧美-亚洲第一狼人综合网站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爸爸的好宝宝

爸爸的好宝宝


  今天是家长会,喧闹的教室随处可见父母领着自己的孩子攀谈,宋可娆望了一眼人群始终没发现自己想见的那个人,落寞的收拾完自己的书包准备离开教室。每次家长会都一样,那个人只会派他的秘书前来,仿佛她的家长会比不上任何一个他的商务会。

  宋可娆以前总想着是不是自己不够好,所以他才不来,之後她会一次比一次努力,考的也一次比一次好,但是他还是没来。即使看到被责骂的同学,她都觉得被骂人是幸福的,因为她无论如何努力,都得不到那个人的关注。

  走出校园,谈不上多失落,这是意料中的事情。这次月考是最後一次模拟考,马上就要迎来高考了,她这次考了全段第四,班主任说她这个状态下去上重点没问题,考大学是她从小就制定的目标,眼看就要达成自己的目标了,宋可娆竟然没想象中那麽兴奋。

  其实她只是个被人丢弃的孩子,从有记忆以来就跟很多小朋友一起待在孤儿院,是他领养了她,为她提供了良好的生活环境,到今年整整13年了,她还有什麽不满足呢,宋可娆自嘲地笑。

  回家前宋可娆又去了下书店,挑了几本参考书准备做最後的冲刺,平时都是司机接送,今天心血来潮打发了司机,一路步行回家,学校离家还是有些距离,所以到家时竟然快天黑了。意外的是那个人的车竟然在,说不清自己的心情有多雀跃,宋可娆小跑的进门,果然看到他穿着家居服坐在沙发上看文件。

  宋可娆走上前,喊了一声“爸爸”。

  宋仲林放下手里的文件,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,示意她做到自己身边来。

  宋可娆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坐下来,却又透露着一股紧张。

  “今天的家长会我去了,”宋仲林看了眼宋可娆吃惊的样子,微微地笑了,轻轻的抚摸了下她的头,继续道“但是开会开迟了所以有点迟到,结果可想而知全班那麽多家长盯着你看是有多尴尬了吧。”

  “他们肯定是以为你走错了,哪有家长像你这麽年轻这麽帅气啊。”说完宋可娆的脸庞开始发热,竟然把自己心里所想给讲出来了,宋仲林楞了一会倒是开怀大笑。

  宋仲林也才31岁,再加上帅气的外表,更显年轻,实在不像一个高 三生的家长,以前也没来参加过家长会,自然大家都会以为他走错,跟班主任打了声招呼说自己是宋可娆的家长,班主任的表情完全可以用惊艳来形容。

  宋仲林找了个位置坐下,班主任继续讲,家长会无非是总结下这次月考,分析了下利弊,跟家长沟通下怎麽迎接即将到来的高考,让考生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家里都能得到最好的照顾,宋仲林也的很认真的听着。

  到最後结束了,班主任特地留下了宋仲林,可以看出班主任稍微有点紧张,宋仲林直接开完会就过来,还穿着平时上班的正装,再加上脸上没什麽表情,气场强的有点让人却步。

  “是这样的,留下宋先生其实因为宋先生第一次来参加家长会,所以想跟您稍微聊下。”

  “嗯,我平时工作有点忙,家长会也是拜托秘书来。”

  “可娆的妈妈…”

  “老师应该也能看出我没那麽大的女儿吧,可娆其实不是我亲生的,不过我一直把她亲生女儿,以前没来家长会也是逼不得已。”

  “是这样啊,可娆平时是个好学的孩子,而且也很乖,各方面都不让人操心,这次模拟考甚至考了全班第一,全段也排到了第四,完全上重点的分数,接下来也希望宋先生在家里好好的督促她别放松。”

  “嗯,我会好好记住的老师的话。”

  “那今天就这样吧,很感谢宋先生百忙之中抽空过来。”

  “老师太客气了,我才要感谢你在学校对我们家可娆的照顾。”

  宋仲林的确是第一次亲自来参加家长会,不过以往秘书开完都会回去详细报告,每当听到老师夸奖下宋可娆时,他总会油然而生一种骄傲,他的可娆真的很优秀,这次是高中最後一次家长会了,也可能是可娆最後的家长会了,所以他忍不住自己亲自去了。今天的会议很重要没办法取消,只能一完就赶去学校,没想到还是迟到了,自然也碰不到宋可娆了。

  只是回到家还是没看到人,又隐隐约约开始担心,打了司机电话了解了下情况,知道她没什麽事情才安下心去洗了个澡,等人回来。

  “我今天听老师说你在学校表现很好,马上到来的高考也要加油,我也会尽量抽出时间多在家的。”

  “真的?”宋可娆没想到今天不仅宋仲林去参加了家长会,还承诺自己会多在家,没什麽比这个消息更让她振奋了。

  “别太高兴哦,我会督促你学习的,我的女儿必然是最优秀的。”宋可娆的反应让他觉得自己这个做家长平时是不是太失格了,只是说自己会多在家就让她这麽开心。

  “嗯,我不会在学习上放松的,还有爸爸,你刚才说的话要算数。”

  “要不要拉钩啊?”

  没想到宋可娆真的伸出自己的手指,宋仲林无奈的也伸出自己的手指,显然这个不符合他年龄的动作让他稍微有点尴尬,不过只要眼前的人开心,他何乐而不为。

  今天饭桌上的氛围也完全变了,平时两人很少有机会坐在饭桌上吃饭,即使碰上了也只是沈默的吃着饭,偶尔问候下近况。很难得的今天宋可娆主动夹菜给宋仲林,而且夹的全是他喜欢的菜,宋仲林惊喜的同时也断定自己今天的决定是多麽正确。

  饭後打了招呼,宋可娆回房,宋仲林回书房。

  9点左右,宋仲林敲开了宋可娆的房间的门,她不知怎麽的突然害羞了,她的房间宋仲林极少踏入,站起来双手也不知道放哪里,眼神四处乱瞟,没敢对上宋仲林的,宋仲林看着眼前如此可爱的女孩,忍不住笑出声了,走上去将她按到椅子上。

  “别紧张,我只是进来看看你复习的如何,别太拘束了,你自己看你的,我看看等下就走。”

  怎麽可能不紧张,宋仲林一直是她心中的神,她没对任何人说过,她小时候也幻想着有个白马王子可以救她出去,不被孤儿院其他小朋友欺负,当宋仲林出现在她面前说带她回家时,她没想到自己的愿望竟然实现了,院长说过做个好孩子,以後一定会幸福的,所以她就算被欺负了,也默默的忍受。以後她就有爸爸,不会被其他人欺负了,他爸爸会保护她的。

  虽然後来的生活跟她想象的有出入,但是宋仲林在生活上对她的照顾完全是无微不至,只是甚少跟她交流,不免让她有些失落,她想跟他说话,想跟他撒娇,随着慢慢地长大,她也知道宋仲林应该跟普通的爸爸不同,也许是因为她不是他亲生的缘故吧,想到这个,她就会害怕,她怕失去宋仲林,他是她生命中唯一想紧紧抓牢的人。

  没想到今天宋仲林去了家长会,还来督促她的功课,这是以往都不会发生的情况,宋可娆心里是说不出的激动,课桌上的功课也看不进去了,眼神控制不住的往宋仲林身上瞟,宋仲林也发现了她不懂掩饰的眼神,扮正她的身子面对自己。

  “爸爸进来影响你学习了吗?”

  “没,只是…”

  “嗯?只是什麽,跟爸爸说。”

  “你以前都不关心我的我的功课。”宋可娆发现自己像在控诉,马上在後面加了功课两个字。

  宋仲林自然也听出了小 女孩的委屈,蹲下身将头发拨到耳後,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,宋可娆却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,避开宋仲林的目光,今天他的眼神仿佛有着她说不出的炙热,让她心跳加速。

  “爸爸以前不对,以後会好好的陪宝宝的好麽?”

  宝宝两个字却让宋可娆哭了,其实刚开始宋仲林也不是对她不闻不问的,刚到这个家的时候,宋仲林对她很好,每晚还会给她讲床前故事,等她睡着才会离开,那个时候他总是唤她宝宝,就像她真是他的宝宝一样,但是过了一年多,他突然很少回家,也不再踏入她房间,给她讲故事,连带着对她生活上也不关心了。

  宋仲林将她轻轻的搂入怀里,亲吻着她的头发,听着她的哭声比什麽都让他心痛,他知道自己给宋可娆造成的伤害,他给了她一个家,却又将她一个人丢在这里,可是谁又知道他有多不舍。

  宋可娆紧紧抱住宋仲林,仿佛她一放手又会失去他一样,不知道哭了多久,实在不好意思再哭鼻子才慢慢离开宋仲林的怀抱,看着他的胸前又是眼泪又是鼻涕的,连耳朵都红透了。

  “宝宝有没有怪爸爸?”宋仲林知道宋可娆一直很乖,但是还是怕她心里有疙瘩,他接受不了宋可娆讨厌他。

  宋可娆慌忙的摇头,只是一会儿还是开口道,“小时候你突然不理我了,那时候我想是不是你也不要我了,很害怕。”

  “以前都是爸爸不好,以後不会了。”

  说着擦干宋可娆脸上残留的眼泪,慢慢的将嘴唇贴上了她的眼睛,宋可娆心跳像停止般,整个人都愣住,无措地看着宋仲林,他不明白爸爸怎麽突然吻她的眼睛了。

  宋仲林也被自己的举动吓到了,他果然到了她面前就会失控,他苦涩的想这下又要失去她了吧,不敢看宋可娆的反应就匆忙离开了她的房间。

  次日,宋可娆来到早餐桌上,发现宋仲林竟然还没去上班,挪到他身边,问了声早,然後坐到了旁边的位置开始喝粥,观察了下宋仲林跟平日无异的表情,更是放心下来吃东西。

  昨晚起先她是有被吓到,不过後来想了下应该只是爸爸心疼女儿吧,这样一想,她心里更高兴了,宋仲林是打心眼里在关心她,不由的小幅度的摆动自己的脚。

  宋仲林见宋可娆没避他如蛇蝎,而且没错过她一早看到自己时闪过的惊喜,心里的大石总算得以放下。昨天失控的举动使得他一夜无眠,活了三十几个年头,彻底栽在这个小丫头手里,他也想过了,如果今天宋可娆厌恶他了,他只能摊开说清楚,是去是留都交给她自己决定,经济上还会继续资助她。

  既然宋可娆没发现,他也乐意继续装傻,放心的同时却也夹杂着失落。

  “今天不用去学校吧?”

  “嗯,爸爸今天不上班吗?”

  “今天就不去了,想留在家里多陪陪你。”

  接下来又是一阵沈默,两人各怀心事,直到早餐结束也没再开口。见宋仲林还在翻文件,宋可娆吃完只好打了招呼回自己的房间开始今天的复习。

  宋仲林突然的改变让宋可娆抓破脑袋也想不通,不过她很快没时间胡思乱想了,马上就要高考,这可以说是她最重要的转折点,她一定要以最好的状态应考,为爸爸脸上添光。

  直到宋可娆离席,宋仲林才将文件放下,谁又知道他其实一个字都没看进去,跟宋可娆待在一个屋檐下无疑是最甜蜜的折磨,只是他不想再逃避了,无论是什麽样的结果,他都有那个能力承担。

  当宋仲林发现自己对一个10岁不到的小 女孩,还是一个自己领养才1年多的幼女有性冲动时,宋仲林着实被吓的不轻,他只能减少跟她的接触,不想做个连自己都不耻的禽兽。每当看到小 女孩眼里的沮丧,他又何尝好过。

  宋仲林一度怀疑自己是个变态,他对身旁的女性都没兴趣,却对宋可娆有了那种龌龊的想法。其实当初他是准备领养男孩子的,却在看到宋可娆时临时改了主意,领养了她。宋仲林说不清自己的感觉,他就是一眼看中了她,仿佛这个是她命定的那个人。

  领养孩子是宋仲林的主意,宋德夫妇拿不准早熟的儿子为什麽有这个奇怪的想法,按理说他才19岁,正是人最青春的年华,应该是在校园尽情的谈恋爱,叛逆期的男生还会惹出些大大小小的祸事,他们的儿子不仅没这种方面的问题,还主动提出说领养孩子,培养成公司接班人。

  宋德夫妇也看出了儿子的执着,两人商榷之後答应了宋仲林。他们想宋家养个孩子完全不成问题,也可以让宋仲林学学责任感,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,至於之後宋仲林肯定还是会有自己的孩子的,一个宋家真正的骨血。

  挑了一天一行三人去了孤儿院,本来说好领养男孩子,却出了意外,宋仲林挑了个漂亮的女孩子,她眼里的怯懦不是很得宋德欢心,宋夫人却跟儿子一样很喜欢眼前的女孩,她怀着宋仲林时就很想生个女孩,医生也说是个女胎,自然结果让她失望了。

  生宋仲林时宋夫人难产差点丢了性命,宋德怎麽也不肯再让她怀孕,现在总算可以圆她一个梦想,当天很快办好手续,领着如洋娃娃般的宋可娆回家。

  只是没几天,宋仲林又提出说搬出去跟宋可娆两人住,宋夫人怎麽也不肯同意,她清楚自己的儿子,照顾自己是没什麽问题,但是还要照顾一个几岁的女娃,他能力不足,宋德也颇有微词,他这个儿子从小到大就照着他给安排的人生轨迹前行,没什麽需要他操心,但他毕竟才1 6岁,自己还是个孩子。

  最後平衡之下,宋仲林和宋可娆搬到了离家不远的一个单元,还吩咐他们尽量每周都回家一趟,刚开始宋仲林也遵循着这个惯例,直到那次意外。

  宋夫人问过儿子怎麽回事,他只说没事,他和宋可娆还是会回家,只是都错开了,宋可娆会由保姆领着一起回来,宋仲林不再一周回一次,偶尔抽空回来看看两老。

  宋可娆的保姆陈阿姨不是本地人,她早年丧子,後来一直未得子,被夫家赶出门,就来了本市谋一份工作,宋仲林就看中她这点,高薪请了她来照顾宋可娆,他的确没看错,陈阿姨把宋可娆当自己孩子般疼爱,把她照顾的很好。

  宋夫人自从生产後身子都不太好,在宋仲林26岁时,宋德夫妇就移居到澳洲颐养天年了,公司也全面交给了宋仲林,他和宋可娆也搬回了宋家大宅。

  这段时间是父女俩最幸福的日子了,几乎能用如漆似胶来形容,宋仲林一下班就会马上回家,只要待在家里,两人都会默契的粘在一起,有时候是分析课题,有时候是聊聊家常,对方的一个微笑都能像蜜一样在心里散开,流向全身。

  这样的转变还让陈阿姨高兴不已,她很喜欢宋可娆,不是她母性泛滥,而是宋可娆真的很乖巧,琐事上宋可娆会帮忙,小小年纪还很懂得为她这个老太婆着想。刚来到这个家时,宋可娆时常粘着宋仲林,她知道是小 女孩缺乏安全感,生怕自己会再被丢弃,宋先生很享受女孩的依赖,那时候的家总是充满欢笑。

  只是後来变了,先生开始晚归甚至不归,小可娆看着门口等待家长回来时孤单的身影着实让陈阿姨心疼,她心里还怪过先生,他明明是关心着女儿,为什麽不多表现出来,要知道孩子是最容易满足,她只能安慰宋可娆,说爸爸比较忙,但是他很关心小可娆的,宋可娆眼睛会扑闪的望着她问真的吗?

  一次次的失望,使得宋可娆明了爸爸不再爱她,她偷偷的躲在被窝里哭。在睡不着的夜晚还会跑到宋仲林的床上睡,那里有爸爸的味道,即使一个人睡她也可以安心。

  现在总算雨过天晴,父女两人相处融洽,这样才是一个温馨的家。

  结束了预先制定好的学习计划,在宋仲林离开时,宋可娆还是忍不住叫住了他,“爸爸,这段时间我过的很开心,谢谢你的作陪,考试我会加油的。”

  宋仲林走上前摸了摸她的头,这下意识的动作却惹得宋可娆不满。

  “爸爸,我不是小孩子了,你别老摸我头。”说完不自觉的嘟了下嘴,这个微小的动作在宋仲林看来无疑是火上添油,空气中已尽是她的味道,这下更是觉得下腹一团火,仿佛随时会爆,他狼狈的不敢跟女儿对视。

  “爸爸,爸爸…”

  宋可娆叫了很多声,宋仲林才有反应,她想爸爸陪了她一天,应该也很累了,於是招呼宋仲林靠过来点,重重的在他脸上印了个吻,道了一声晚安。

  宋仲林觉得自己的神经线都要断了,眼前笑得无害的人绝对是他上辈子的冤家,所以他才拿她一点办法都没,他尽量自然的离开女儿的房间,一回到自己房间就匆匆关上门躲到了浴室里。

  宋仲林解开皮带,掏出已经肿胀的阴茎,紫红色的肉柱上布满血管青筋,还不时的跳动着,马眼隐约可以瞧见水光,他右手握住棒身开始上下套弄,今天宋可娆给了他太多刺激,直接反应就是他的小弟弟,脑里闪现她娇俏可人的脸,宋仲林觉得自己的肉棒又粗长了几分,手上的速度也不断加快。

  天知道他为何要躲在房间里用右手解决自己的生理需求,他多麽想直接插到那个人的小穴里,操得她大声呻吟,听她求饶,从她小嘴里出来的声音一定会如天籁般好听。一幻想那个画面,宋仲林的下腹紧了又紧。

  “宝宝,摸我”宋仲林口中开始溢出呻吟,“对,宝宝做的很棒,再摸摸下面两颗肉球,不要用力,轻轻的摸,嗯…”

  宋仲林将左手抚上肉棒下的肉袋,小心的抚摸起肉球,“嗷…宝宝弄得爸爸好舒服,对就是那样,龟头也要,小心含住…”仿佛真把自己的肉棒放入宋可娆口中般,他舒服地溢出声,用手包裹住龟头,想象宋可娆灵巧的舌头舔弄他的马眼,闪着明亮的眼睛吞吐着自己的肉棒,宋仲林觉得自己要被这小妖精折磨疯了。

  手上套弄的又重又快,不断发出“扑哧扑哧”的水声,犹如在宋可娆粉嫩的小穴中抽动,那里又紧又热,毫无间隙的包裹住他的阴茎,像为他而生的容器。

  “宝宝,喜欢爸爸这麽插你吗?爸爸想了好久了,还想一直这麽待在你体内…嗯…”

  “啊…要射了射到宝宝的子宫内好不好?噢…”

  约莫过了20分锺,宋仲林开始有射意,一股股热流不断涌向下腹,再快速套弄了几十下,白色的精华从马眼喷射出来,射了好几股才渐渐停下来。

  宋仲林平复了下情绪,看着手上的精液苦笑,这不是他第一次想着宋可娆自慰,自然也不会是最後一次。从他那次不小心闯入浴室,看到她在洗澡後,那白皙的身体就在他脑里挥散不去,更可怕的是他开始对她有欲望,想和她结合的无耻欲望。

  宋仲林打开热水器,开始冲刷一身的汗渍和刺眼的精液…很快到了高考的日子,天公也作美,不仅没出大太阳,还有丝丝的凉风。宋可娆的考点不在自己学校,父女俩一同用了早餐後,宋仲林开车送她去考场,一路上替她加油打气,千万别紧张,只要照平时复习的状态就没问题了,碰上不会的题目先放放,回答过来可能思绪就通了。

  宋可娆微笑地望着喋喋不休的男人,从她的角度看过去,宋仲林浓眉下的双眼如深潭般让她痴迷,高挺的鼻梁从侧面看更显英俊。人说一天之计在於晨,她想她饱餐了一顿美色,在考场会必定会事半功倍吧。

  两天的考试日,宋仲林都陪伴在左右,他错过太多作陪的时光,恨不得把所有的日子都补回来,通完电话,最後一门的结束铃声也响起来了。

  门口立即被人流给堵住,宋仲林没像别的家长一样往人群中挤,他只是靠在车边专注地望着出来的人,宋可娆出来没怎麽费劲就看到了宋仲林,小跑的来到他身边。

  车上老已调好空调,即使这两天不算炎热,六月天毕竟不可小看,宋仲林让宋可娆坐上车,自己也坐到了驾驶座上,开口询问道。

  “考的怎麽样?”

  “我觉得都还不错。”她的脸上神采飞扬,其实她觉得自己考的很好。

  “嗯,现在都考完了,该想想怎麽享受这个漫长的假期了。”

  “我想爸爸一直这麽陪着我。”

  宋仲林没料到女儿会这麽说,不敢相信的盯着宋可娆,宋可娆被看的不好意思,羞涩地低下头。她知道她这话很奇怪,明明已经1 7岁了,还整天粘着爸爸,但是她真的想宋仲林时刻待在她身边,只要看着他,她就觉得自己很幸福,有源源不断的活力。

  “宝宝是真的这麽想吗?”宋仲林不确定的开口。

  “嗯,爸爸会不会一直陪着我?”宋可娆期盼地望着宋仲林。

  “好。”

  万劫不复又如何,他都认了,只要是眼前的人,上刀山下油海都在所不惜,更别说这个小小的要求,还是他梦寐以求的要求,他只怕控制不住自己的心,让她受到伤害啊。

  计划赶不上变化,当宋可娆还沈浸在喜悦中时,她一个月一次的好朋友来了。她的经期一向不稳定,前阵子因为要备考,压力过大,也没去注意这个,这次显然来势汹汹,伴随而来的还有腹痛。

  宋可娆只能简单处理了下,就捂着肚子缩在被窝里,下腹传来阵阵刺痛,嘴唇都被咬的发白,还是泄露了丝丝呻吟,宋仲林正巧经过她房间,立即推门进去。

  坐到床边,将宋可娆从被子里捞出来,见她面色苍白,还爬满冷汗,心像被刀刺般疼痛,用手粗略的帮她擦了擦汗,不断亲吻她的额头。

  “宝宝,哪里痛?”宋仲林的眼里布满担心。

  “…”宋可娆也想赖在这个怀抱里,跟他撒娇说自己全身都不舒服,但是月经痛这个女性话题她讲不出口。

  “乖,跟爸爸说哪里不舒服?怎麽疼成这样?我们马上去医院好不好?”

  “我没事的…过几天就好了”。

  “怎麽可能会没事,你虚弱成这样,都快昏过去了,来穿衣服,爸爸送你去医院。”

  说着就要抱她出来,宋可娆觉得自己都要羞死了,只能揪着宋仲林的衣服不让他动。宋仲林更是着急,疑惑地看着女儿将脸埋入他怀里。

  “爸爸笨死了。”

  宋仲林听到怀里传来的嗔责,完全搞不清状况了,虽然很享受女儿投怀送抱的待遇,目前还是她的身体最重要,将她拉离自己的怀抱,却看到宋可娆脸上多了些粉色,宋仲林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都开始不规则了,马上开口掩饰自己的不正常。

  “爸爸哪里笨了?你身体不舒服为什麽不跟爸爸说,还不肯去医院啊?”

  “…我来那个了而已。”

  虽然很小声,宋仲林还是听到了,脸上也有点热。怪不得宁愿自己躲在房间咬牙哀痛也不肯去医院,就算她跟自己再亲密,还是个会害羞的小 女生,会有自己的小秘密。

  “那…那也不能这麽痛着啊。”宋仲林不知道痛经会让人痛成这样,自己最宝贝的人在受苦,他却无能为力,这个滋味太难受。

  “其实…”

  “什麽?”

  “就…我以前痛会用热水袋捂着肚子…今天实在动不了。”

  “好,你先躺下,爸爸去拿热水袋。”

  “爸爸…你可不可以陪我一起睡?”

  “好,爸爸去拿了热水袋就陪宝宝一起睡。”

  宋仲林艰难地应下,他对自己没信心,保不准两人躺在一张床上,他会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,只是他不想看到她失望的样子,尤其还在她如此需要人陪的时候。

  自从那次意外後,宋仲林就没和宋可娆同床过,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他不是柳下惠,心爱的人就躺在自己的身边,他不可能坐怀不乱。

  宋可娆躺在里侧,宋仲林用热水袋捂着她的肚子,下半身难免会贴到她。他清楚自己的变化,阴茎碰到宋可娆时会变得粗长,他会变得兴奋,尝试离开些,宋可娆马上会不自觉地靠过来,使得宋仲林哭笑不得。

  听着宋可娆平稳的呼吸声,宋仲林大着胆子凑近她的脖子,深深地汲取着她的味道,眼前白皙的皮肤对他有莫大的吸引力,情难自制地吻上去,觉得不过瘾又伸出舌头轻轻舔弄,在微弱的床头灯下,显得光亮无比。

  宋可娆难受时会轻微挪动身体,却完全不知道她这麽做直接就在摩擦宋仲林的阴茎,可以的话,宋仲林真想摇醒怀里的人,用自己的肉棒插到她体内,让她知道点燃男人的欲火会有什麽严重後果。

  鬼使神差地,宋仲林握住宋可娆的手附到自己肿胀难忍的肉棒上,“嗷…”只是她的手就让他快炸了,阴茎立即又粗长了几分,宋可娆的手长的很好看,手指纤细,皮肤白净,只是完全握住他的肉棒尚有难度。

  宋仲林就着宋可娆的手上下套弄自己的阴茎,怀里是渴望已久的人,她的手正握着自己的生殖器,这个美好的画面让他的肉棒传来惊人的热度,深怕下一刻会烫醒怀里的人。

  这种随时可能被发现的危险大大刺激了宋仲林的欲望,呼吸变得浓浊,不断加快手上的速度,此时他的阴茎已经像擎天柱般坚硬滚烫,当宋可娆的手指划过他的龟头时,宋仲林忍不住呻吟出声,滋味太美妙了,他多麽希望时间就停在这一刻。

  他用宋可娆的指甲轻轻抠弄自己的马眼,一股快感如电流般传遍全身,导致没拿稳手上的热水袋掉落下来,宋可娆似乎感觉到不舒服,不安心地扭动身子,差点没让他直接射出来,这也提醒了他,他在做的是违背伦常的事,如果下一刻宋可娆醒来,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可能就此破裂,他才发现,这个代价他承受不起。

  那天晚上宋仲林到浴室匆匆解决了下生理需求,用湿毛巾擦了擦宋可娆的手,重新将热水袋冲热,让她自己双手捂着肚子,看没什麽不适就回了自己房间。

  第二日宋可娆醒来发现身旁的位置冰冷,知道宋仲林晚上没留宿她这里,看到人时眼神全是控诉,一副委屈的样子,连早餐都不肯动。宋仲林无奈,只能解释说公司来电话,临时有问题急需他处理,这不一早就赶回来陪她吃早餐。

  宋可娆虽然听完还是扁着嘴不肯动碗筷,面色明显有松动,宋仲林拿她没办法,拉过自己的椅子挪到她身旁,拿起面前的稀粥,温度正合适,不烫嘴,开始喂她吃。

  宋可娆用眼睛偷偷瞟了厨房没看到陈阿姨,红着脸张嘴,一个喂一个吃,专注地盯着对方,一碗稀饭很快就喂完了,宋可娆很想说还要,但一想到自己这麽大了还要爸爸喂就觉得害臊。

  “今天肚子还痛不痛啊?”宋仲林问完,宋可娆觉得耳根都红了。

  “不怎麽痛了…”

  “以前也会这样吗?”他一想到昨晚宋可娆苍白的面色就揪心。

  “有时候会,有时候不会。”

  “那今天人还舒服吗?”

  “爸爸,你别老问我这种问题啦。”

  “哈哈…跟爸爸害什麽臊啊,要不要爸爸今天在家陪你啊?”

  “还是不要了,爸爸上班比较重要。”

  她也想要爸爸留在家里陪着她,这段时间,宋仲林对她完全到了溺爱的程度,幸福的都快溢出来。一想到宋仲林要去公司,她一个人留在家里就沮丧。

  宋可娆不加掩饰的表现没逃过宋仲林的眼睛,他又何尝不想和她分分秒秒都待在一起,接下来有三个月的假期,宋仲林觉得不妨让宋可娆来公司学习观摩一下,也可以让她积累些社会经验。

  宋可娆听完拼命点头,看着她笑逐颜开,宋仲林比什麽都满足。

  “那等你经期过去,就跟爸爸去公司吧。”

  “爸爸!!”

  “经期不能讲吗?”

  “你讨厌死了!”

  宋仲林无视旁边怨念的眼光,笑作一团…他的可娆真的很可爱,一个简单的动作,一个不经意的眼神都让他爱到无可自拔,想要紧紧抓牢她,永远锁在自己的怀抱。

  字数:9825
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变态的欲望 下一篇:妈妈 哥哥 妹妹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